http://www.tzrhsk.com

万字阐述比特币大小区块之争:谁能代表中本聪的原始愿景?

比特币给了我们机会去重塑黄金,甚至给了我们机会去为数字化的未来重新思考货币。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评估物品的货币性(moneyness)程度可能更为合适。根据这种想法,某个物品并非要么是货币,要么不是货币;相反,许多物品都可以发挥货币的作用,有些物品可以比其他物品更有效地发挥作用。在许多方面,比特币具有高度的货币性。它们比黄金和政府法币更便携、更耐用、更易分割和更稀缺。

截至今天,比特币可以被最好地描述为具有货币属性的数字商品。根据比特神教教徒对货币历史的 解释,一种新的、稀缺的货币形式很可能大致沿着以下方式发展:

收藏品

+价值存储

+交换媒介

+记账单位

「比特币是数字现金」这种观点的支持者认为,在一开始,使用就应该优先于价值储存,并且,应该优先考虑通过让支付尽可能地便宜,让比特币在成为价值存储之前首先获得交换媒介的角色。

那些认为比特币将成为未来全球货币本位的人,将当前的波动性归因于比特币正在经历货币化的过程,并且全球认知转变正在缓慢发生。在他们看来,尽管波动很大,但价格的长期抛物线上升证明了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一个比特币被广泛使用的未来世界。

自认是罗斯巴德主义者的加密-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如作家塞菲迪安·安莫什(Saifedean Ammous),认为比特币的通货膨胀性质和供给上限使其成为有史以来发明的最健全的货币。他们认为,具有固定货币供应量的比特币是唯一公平的货币形式,这种货币形式也允许个人进行最有效的资本配置,以及整个市场发出最有效的价格信号。

这个群体里的许多人都反对部分准备金银行的想法,并认为它是欺诈性的。他们认为,部分准备金银行系统不太可能出现在比特币之上,因为比特币缺乏黄金的物理中心化,迫使结算和清算必然通过中心化的阻塞点(choke-points),允许政府完全控制货币的供应和传播,以及整个货币制度。政府拥有如此大的控制权,以至于他们能够摆脱(几个世纪以来市场有机选择的)金本位,并引入自己没有任何商品背书的法币本位。

这些人认为,在没有最后贷款人 —— 这在比特币本身中并不存在——的情况下,从长远来看,部分储备制度根本不可持续,人们不愿意接受市场上的比特币替代品。

奥地利学派的「自由银行」一派,如乔治·塞尔金(George Selgin)和劳伦斯·怀特(Lawrence White),认为比特币的严格固定供应和没有最后贷款人在技术上不会阻止一个在比特币之上(或者在一个比特币是事实上的货币本位的经济里)的部分准备金银行和实体的竞争性制度。

显然,比特币至少有可能会成为一种轻微不稳定的数字商品,一种类似于数字黄金的价值储存。然而,人们仍然怀疑它是否会超越原始的价值储存,并实现足够低的波动性,成为全球交易媒介和记账单位。

有些人认为,由于其供应严重缺乏弹性,比特币不太可能很快在购买力方面保持稳定 —— 如果能稳定的话 —— 而人们更喜欢日常货币在购买力上保持稳定。这些人激动于出现了内置更灵活、自我调节的货币政策的加密货币。例如,旨在使用算法央行将其市场价值与另一种形式的价值(例如美元或一篮子商品)挂钩的稳定币

其他人认为 ,尽管比特币严格缺乏弹性供应,它却是约翰·纳什(John Nash)研究了 50 多年的理想货币提案的完美解决方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纳什提出,中央银行可以将其货币的通胀目标与一个非政治的指数挂钩,以实现所有国家货币的国际关系稳定。为了应对不断增长的比特币需求,一些人认为银行会将其货币的价值对比特币挂钩,作为货币价值本位化的基础。

通货紧缩死亡螺旋

主流经济学家、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和货币主义经济学家对比特币的固定供应表示担忧。如果比特币通过称为超比特币化(hyperbitcoinization)的过程成为主要货币,他们担心会出现严峻的通货紧缩压力。

他们担心,无法扩大货币供应量将导致比特币的购买力每年增长 2-3%,大致与全球经济产出的增长率一致。一些人担心通缩性经济可能会减少目前和近期的总需求,导致过度储蓄和囤积货币,并减少个人的消费、投资和企业家冒险精神(entrepreneurial risk-taking)。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