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zrhsk.com

区块链不要通证到底行不行?

区块链不要通证到底行不行?

通证曾被认为是区块链系统的灵魂,是区块链系统中不同主体所拥有权益的承载。但2017年以后,随着区块链上一波热潮涌起,通证成为各种打着区块链名义的项目方通过ICO等方式发行的融资代币。但这种代币,既非股权,也非债权,而原来被普遍认可的区块链系统中不同主体的权益,并没有以通证的方式得到体现。

同时,区块链从一开始出现,就有另外一个分支开发运行无币区块链,也就是没有通证的区块链系统。这类系统以联盟链为主,包括了Linux基金会发起的Hyperledge,R3CEV推出的Corda,以及国内的趣链等。

那么,区块链里的通证到底是什么?区块链不要通证到底行不行?如果不行,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通证设计?

通证是什么?

通证是随着区块链兴起而流行起来的一个词汇,其本意是计算机网络发展早期的令牌环网中的令牌。在令牌环网中,所有节点共享同一个通信信道,但只有拥有令牌的节点,才有权力在网络中发送信息。区块链系统借用了令牌的英文TOKEN,作为区块链中不同业务主体的权益承载和利益表达。

随着大部分区块链项目ICO、IEO或STO等融资方式的出现,通证又成为这些项目进行融资的工具和载体。因此美国证监会才会按照证券的管理办法,对区块链项目方发行的通证实行监管。但这些所谓的“通证”在权益的表达上是缺失的,并不具备传统股票的一些权力,比如并不能通过二级市场收购进而获得对项目的控制权。

ICO、IEO以及STO在我国并没有获得法律上的许可,其行为被视为非法集资。如果不通过发行通证,而是采用传统方式,比如项目方通过股权融资,或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公募或私募,或者在项目质量达到一定标准后进行正规的IPO,也可以达到项目融资的目的。当然,传统的融资方式存在环节多、流程多,对项目方和项目质量要求标准高,融资持续时间长等问题,但这些问题也是与项目自身可能存在的风险,以及对融资需要进行的风险管控相匹配的。很多披着区块链外衣的项目或者质量达不到要求,或项目方初心存在问题,尽管国家三令五申禁止ICO、IEO以及STO,这种融资方式仍然大行其道。

区块链的本质是什么?

从根本上讲,区块链是对数据进行的全网一致性分发和冗余存储。这种数据传输和存储方式的改变,极大降低甚至消除了各节点之间原来的信息不对称,消除了整个系统对原信息系统中心节点的依赖,为系统从原来的中心化、他组织变为去中心化、自组织提供了技术和系统架构上的基础。

区块链对整个社会的作用,在于通过由区块链底层技术构造的去中心化信息系统,将重构整个社会的组织架构和生产业务流程。重构之后的社会组织架构和生产业务流程,将实现社会组织架构和生产业务流程的去中心化,在拥有对等数据的前提下,进而实现社会组织架构和业务流程的去中介化,以此提高整个社会的生产生活效率。

此外,每个节点占有了更加完整的数据,也就拥有了更加强大的业务能力,就可以更加充分地发挥个体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创造更多新的业务。

区块链不要通证到底行不行?

区块链系统依据应用面向对象,分为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公有链是非准许链,是面向所有人都开放的系统,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自由进入自由退出,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联盟链和私有链是准许链,需要批准才可以进入或退出。联盟链面向有业务关联的多业务主体。私有链面向单一业务主体,多用于企业或组织机构内部的单一业务管理。

公有链可以不要通证

因为公有链面向所有人开放,所以,公有链承载的业务在逻辑上就不可能过于复杂,也不可能建立起很长的业务链条。在信息系统的架构上,公有链基本不存在可以被去掉的中心环节和中介环节。目前公有链系统通过所谓通证激励实现社群裂变获取更多流量,这也是由公有链自身特性和所面对的外部环境所决定的,公有链在通证设计方面很难有更多的选择和设计。这种操作,其本质上还是互联网的方式。

因为公有链逻辑链条简单,业务流程短,即使在公有链上需要承载不同主体的权益,这种权益也不可能特别复杂,最多是对传统已有权益的替代。因此,公有链可以不要通证。

Jade在微信公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发表的《通证经济悖论:激励机制、社会生产、后资本主义》深刻指出:“如果经济激励对某种行为动机是有用的,那 token 一定不如法币或更稳定的货币更有效,因为它们才是有购买力的真金白银。如果经济激励对某种行为无效,那么无论多么完美的通证设计都会失效,因为违背的是人性规律本身。如果钱可以驱动某种事物,那资本主义势不可挡地发展几百年,还会把机会留给我们吗?”

联盟链最需要通证设计

联盟链面向多业务主体,并且需要通过批准才可以进入和退出,因此,联盟链可以承载现实生活中很多关键性业务应用,也可以承载有业务关联的多个业务主体,并且可以通过链上数据共享,实现对原有组织架构和业务流程的重构和优化,进而去掉原有系统中不再必须的中心环节和中介环节。这既提高了生产生活效率,还可以实现对原有中心环节和中介环节占有的利润的重新分配。

联盟链可以实现对原有业务流程和组织架构的重构,在理论上,这种重构不通过通证设计也可以实现。但如果不通过通证承载相应的利益,就需要通过顶层设计,直接与原有体系中的各种利益既得者和原有的体制机制发生正面冲突和博弈。这种冲突和博弈需要付出多大代价,最后博弈结果如何,恐怕还真不好计算。就如同历史上的改革一样,失败的多,成功的少。

而区块链系统通过通证,将原有利益结构下的各种权益进行解构,解构之后再重新加载到不同的利益主体之上。通过这种利益驱动,原来被组织的各种利益主体将主动进行新的利益重组和业务流程自组织,自下而上实施新的结构化改革,显然其推进速度会更快,推进效果也会更加明显。

而所谓无币区块链,仅仅是提供了联盟链的信息技术架构,并没有提供业务流程优化的抓手。在这一点上,无币区块链作为区块链系统是不完整的。

摩根大通是一家业务遍及全球的金融机构,但其集团内部各机构间的业务往来,必然要受制于各国政府以及各个政府不同的制度安排的管控,其业务效率受到极大制约。如果不通过发行通证,而是直接在原有的体系架构和业务流程上进行改造,就必然要由摩根大通逐一和各国政府机构进行谈判,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摩根大通以自身的信誉和存在银行的资产作抵押和担保,通过发行自己的代币JPMCoin,用于其业务体系内的机构客户间的业务结算和清算,既很好地规避了各种政府监管,也得到了近乎实时的清算效率。摩根大通的这一作法,也从另外一个角度,促使各国政府和机构重新审视自己对跨境业务监管的法律法规。

私有链可以有通证,也可以没有通证

私有链更多用于小范围的固定组织内的单一业务场景。通过对固定范围内的信息和数据的共享,可以进一步优化组织内部的管理体系和工作流程,明确责权利。

因为私有链局限于单一业务场景和固定范围,其中心化程度较高,业务关系和逻辑关系也都相对清晰,原有体系应该有比较完整的KPI指标,不再需要额外的利益载体再来重新加载原有的利益配置。但如果原有的KPI指标体系完整程度不够,或出于某种原因在公开公正角度还有一定的欠缺或不足,则可以考虑在原有KPI指标体系之外,再加载相应的通证设计,对原有的KPI指标体系做到有益的补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