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zrhsk.com

CSW采访实录:我是中本聪唯一幸存成员,原告需

CSW采访实录:我是中本聪唯一幸存成员,原告需

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一(8 月 26 日),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驳回了澳大利亚人克雷格·怀特(Craig S. Wright)的证词,并且确认“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是“一种三个人的伙伴关系(partnership)”,但是“中本聪”持有的比特币有一半必须给计算机科学家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的遗属。在接受 Modern Consensus 采访时,克雷格·怀特表示自己别无选择,只能交出价值 50 亿美元的比特币。

(星球君 Odaily 注:戴夫·克莱曼被部分加密社区认为是真正的“中本聪”本人,但目前已经去世。)

不过,由于这笔价值 50 亿美元的比特币将以遗产方式转让给戴夫·克莱曼的遗属,这意味着他的弟弟艾尔·克莱曼(Ira Kleiman)可能不得不支付高达 20 亿美元的遗产税。

不仅如此,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还向戴夫·克莱曼的遗属授予了比特币软件相关的知识产权,但这些知识产权与比特币现金(BCH)和克雷格·怀特推出的BSV没有关联。根据诉讼案件信息显示,克雷格·怀特和戴夫·克莱曼两人在 2009 年和 2011 年期间开采了数百万比特币,并且将其存储在一个名为“Tulip Trust”的信托里。

以下是 Modern Consensus 在庭审结束之后对克雷格·怀特的独家专访:

Modern Consensus:你好吗?

克雷格·怀特:好多了。

Modern Consensus:我只想问一下,今天法院的裁决对比特币和加密货币有什么意义呢?

克雷格·怀特:法院没有裁决我是否是中本聪,只裁决了我具有“伙伴关系”,因此当戴夫·克莱曼过世之后,这种伙伴关系转移到了艾尔·克莱曼身上。

这会影响BSV吗?

BSV?不会的。但是法官命令我向艾尔·克莱曼发送约 50 万比特币。让我们看看这件事会对市场产生什么影响吧,我不会扼杀市场,我是个好人。

你现在能向市场注入价值 50 亿美元的比特币,但我猜你不会这么做,但是如果真的这么做导致链上交易崩溃了怎么办?据推测,市场可能会陷入困境,无论谁继承了他的比特币都会影响市场。

我只是不打算这么做。

我知道人们觉得你是个不讨喜的刺头,但你曾经说过,你和你的妻子已经觉得拥有 100 亿美元的财富太多了。你还说过,自己担心这对孩子产生影响。

真的太可怕了。现在,孩子们会知道我们还有 50 多亿美元,这真的很糟糕。想象一下(笑)。我本来打算活很长时间,并且希望孩子们不要知道这件事,直到他们年纪大一些。或者,等我死去之后,再告诉他们。毕竟知道有这么多钱,可能会影响他们整个人生。

不要让自己和法官陷入痛苦的处境,但这听上去有些奇怪,也许人们不知道把这些密钥交出来意味着什么。

似乎没有人知道我已经获得了 800 项知识产权专利,未来我还会申请更多专利。就凭这一点,我就能赚到很多钱。不好意思,比特币,但这可能也是个问题。他们可能不得不说服艾尔·克莱曼不要抛售比特币,我无法说服艾尔·克莱曼不要抛售比特币,他要做自己必须做的事情,他不是我。我不需要比特币,但艾尔·克莱曼需要,他是这样的。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是说,你为 nChain 创造了很多东西,并因此赚到钱,所以你不需要从 Tulip Trust 里转出任何比特币。但是他们也不能强迫艾尔·克莱曼出售比特币,他们可以这么做吗?

艾尔·克莱曼其实并不需要比特币,但他就是想要,大家现在可能想要开始祈祷了。我遵守法庭的命令,但判决结果可能会变得非常可怕。另外,法院裁决艾尔·克莱曼继承 50 亿美元的比特币,但如果他想要得到这笔钱,就必须要支付遗产税。

哇!遗产税率是 40%,也就是说,除非艾尔·克莱曼有 20 亿美元现金,否则他必须要卖掉 200 万比特币来支付税款。

是啊。

抱歉,我刚才在算这笔账。所以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你感觉如何?

我感觉很好,我们会坚持下去。但我确信自己会继续支持比特币,我忍不住这么做。

但是,你如何能真正获得这笔钱?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谈论,当然我们也尊重您的隐私。但现在的问题是,你要开放 Tulip Trust 信托里的资金,然后转移这些比特币吗?

如果法院下达命令的话,我将遵守命令,现在法院已经这么做了,就这么简单。

那么,这会影响区块链里面那些无法移动的比特币,也就是所谓的“中本聪区块”(Satoshi Blocks)吗?这是否意味着,自 2009 年以来,有些没有移动过的区块现在将会被转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