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zrhsk.com

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进展神速,比特币支付还有未

2008年,比特币白皮书面世,正式开启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加密货币实验。

2014年,央行成立专门的研究团队,对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等进行研究,走出了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的第一步。

2019年,坐拥27亿用户的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意在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掀起了巨头发币的高潮。

三者跨越时空,却相继瞄准了支付赛道:央行数字货币主要关注国内零售支付场景,Libra侧重于跨境支付,而比特币则要打造一种区别于传统金融体系的数字货币和在线支付系统。

它们又有很大的差异性:央行数字货币由央行主导,是对法币的有效补充,受政府直接监管;Libra由Facebook主导,受Libra协会管理,同时接受各国监管;比特币则完全去中心化,总量恒定,任何人在理论上都可以通过挖矿或交易持有。

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进展神速,比特币支付还有未

从发展进程看,比特币明显走在了前列:经过10年多的演化,虽然没有发展成真正的支付型货币,但已在全球范围内积累了庞大的用户群,市值甚至超过韩国、巴西、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的本国货币,成为全球第11大货币,被视为“数字黄金”。

当然,比特币在支付方面并非一事无成:技术层面,比特币扩容方案闪电网络正在蓬勃发展,2019年上半年,其节点数量和容量几乎翻了一番;落地层面,全球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商家已超过1.5万家;政策层面,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比特币的合法地位,接受比特币用于支付结算。

然而,比特币在支付功能上的短板依然突出,除了受网络性能限制外,币价波动、全球监管等因素都制约了其进一步发展。

面对后来者的夹击,比特币支付将何去何从?

央行数字货币、Libra、比特币大对比

同样做支付,央行数字货币、Libra和比特币的发行目的、运营体系、落地场景等各有不同。

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进展神速,比特币支付还有未

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始于2014年,经过5年筹备,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

8月10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从去年开始,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已经“996”,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他同时披露了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理念和技术架构:

1. 鉴于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央行层面决定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2. 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3. 商业机构需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4. 在双层运营体系下,仍坚持中心化管理模式,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

5. 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Libra也是用所谓的100%的储备资产抵押,但没有限定于M0,可能出现货币超发情况。

6. 必须有高扩展性,高并发的性能,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可以加载智能合约。

相比之下,由Facebook主导的Libra尚处早期阶段,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去年5月,Facebook成立区块链部门,低调开展加密货币的研发工作。今年6月,Libra白皮书正式发布。根据描述,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由非营利性组织Libra协会负责管理,该协会已有Mastercard、PayPal、PayU等28个创始成员。

与大多数加密货币不同,Libra完全由真实资产储备提供支持。对于每个新创建的Libra加密货币,在Libra储备中都有相对应价值的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债券,以此建立公众对其内在价值的信任。

Libra同时继承了新型数字货币的几个特性——能够快速转账,通过加密保障安全性以及轻松自由地跨境转移资金,预计2020年上半年发行。

不过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监管机构频频施压,增加了Libra的变数。在递交给美国证监会的季度报告中,Facebook也提醒投资者,有很多因素可能阻止Libra如期推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